笔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笔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带一路”是中国时尚产业的最大商机吗?服装网

发布时间:2019-08-16 17:48:26 阅读: 来源:笔筒厂家

从供应链到消费者市场,这项中国迄今为止最雄心勃勃的战略计划将带来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中国北京——今年1月,首列中欧班列从浙江义乌发车,满载包括服装在内的多种类小商品,途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和法国,历时18日后抵达英国伦敦。

这条雄心勃勃的铁路线横跨长达12000公里庞大复杂的洲际铁路网络,成本低于航空,速度高于海运,旨在开启一个中欧货运新时代。随着伦敦成为中欧班列开行范围覆盖的第15个欧洲城市,该义乌至伦敦班列仅是这项全球战略众多线路分支之一,将对服装纺织行业产生重大影响。

在商贩们首次将丝绸带出中国2000年后、马可·波罗(Marco

Polo)到达中国7个多世纪后的今天,亚非欧三大洲的纺织服装行业领导者正渴望享受“一带一路”战略成果。但这项或将重塑你我熟知的全球贸易的神秘战略究竟是什么?

“一带一路”这项由中国主导、规模异常宏大的战略,旨在打造一个连接港口、公路、铁路、飞机航线甚至资源管道的连通网络,最终连通亚洲、欧洲与非洲东部地区。在现有全球供应链网络基础上,其将产生的连锁效应有潜力影响世界范围内的各条“经济走廊”。

有人将中国的“一带一路”宏伟蓝图与美国二战后在欧洲推行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做类比,亦有人将其视为中国在世界秩序中推行自身愿景所释放出的空前巨大的力量。站在中国的立场上看,“一带一路”契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上或将扮演的“新保护者”角色。在今年早些时候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习近平主席在发言中强调的内容,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保护主义立场形成了鲜明对照。

“一带一路”规模之宏大令人印象深刻。据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数据显示,与“一带一路”有关的总投资预计将达数万亿美元,普华永道(PwC)发布于2016年的一份报告还指出,截至2016年2月,已有共计高达2500亿美元投资的各类项目或是已开始、已完成或是已签署执行。

上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期间中国与30多个新国家签署协议——至此与中国签订合作协议的国家与国际组织达到68个,习近平主席亦承诺向丝路基金(Silk

Road

Fund)新增资金1000亿人民币。2013年,习近平主席首次公布该项战略至今已4年,其内部究竟如何运作依旧不为外界所知。各方标准设立得如此之高,不禁令人好奇“一带一路”是否终能如期呈现。

西方在怀疑什么?

在西方世界某些地区,对此项战略所持怀疑态度高涨。不少分析人士和投资者认为现实情况并不如所说的豪言壮语。葡萄牙负责欧洲事务部前部长、卡耐基欧洲非驻院研究员布鲁诺·玛萨艾斯(Bruno

Ma&'231;&'227;es)在一份有关中国“一带一路”欧洲的报告中指出:“广泛意见认为,‘一带一路’项目对欧洲经济的影响甚微——如果此项战略聚焦交通基础设施改善,影响还是积极的;但如果对华贸易整合减少了欧洲对中亚和南亚的出口,其影响可谓略微消极。”

正如这趟历时18日的长途列车体现的那样,亦有批评家对该宏伟蓝图的可行性和互惠性抱怀疑态度。据中国欧盟商会主席的伍德克(J&'246;rg

Wuttke)在《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刊载的文章中表示,每周有5列满载货物从中国重庆开往德国,但仅有1列火车能载回来自欧洲的货物。“一带一路”的终极缺陷之一,在其无法最大限度地实现货物双向流动——对时尚产业来说尤为突出。

尽管印度今日面临越来越多挑战(包括国内工资不断上涨),中国依旧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和服装出口国。在时尚市场底端,欧洲对中国产品的需求远远超过中国对欧洲;同时在高档奢侈品市场,中国对西方商品的需求或未强到使该铁路网在经济上可行——尽管中国依旧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贡献了50%的全球奢侈品购买总量。

而在时尚市场更为实惠的区间,行业聚焦仍然主要集中于海运。H&M发言人I&'241;igo Sáenz

Maestre表示,由于该公司如今努力尽量减少碳足迹,“正在侧重高效精简的物流方式,即海运,避免空运与公路运输”。截至2017年,该快时尚巨头约有90%货物经由海运或铁路进行运输(确切比例尚未公开),其中亦包括从H&M位于欧洲的供应商运货到中国。

与现有海运航线相比,义乌至伦敦的中欧班列所花费时间只需一半,而与空运相比,此种货运方式则能以较低成本提供更大运量。如果以目前的欧洲出口角度看开通此班列车不具备意义,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就会有意义了——哥本哈根集装箱航运咨询公司SeaIntel认为铁路运输预计在未来10年将得到迅速增长,有从海运夺取市场份额的可能。

对H&M这类品牌,这或将意味着未来铁路运输替代部分海运运量的成为可能;但对倾向采用更大比例空运的奢侈品集团来说,“一带一路”提供了减少铁路货运碳足迹的直接可能。

丹麦物流与运输集团DSV的路线开发经理奥列· 凯勒(Ole

Kehler)预测:“未来一两年内,往返中国的铁路运输仅占总量的很小一部分,但目前我们认为的收益已经十分可观。”

就这一观点,Ma&'231;aes表示回应:“如果大家充分了解其战略目的,那么那些不看好该战略的观点就忽略了其雄心,也忽略了长期影响。”比如英中贸易协会估计,“一带一路”将能带来重大机遇,尤其是基础设施、物流与电子商务——均为与该铁路项目密切相关的行业。

就这点而言,至少有一个主要市场玩家——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渴望尽快发挥该不断增长的铁路网的作用。今年1月当中欧班列抵达伦敦,保加利亚政府和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联合发出报道,表明阿里巴巴正在进行地点考察,考虑在保加利亚建立欧洲物流中心,主要目的在于支持在欧洲的运营发展。

今年4月正当伦敦至义乌中欧班列即将返回中国,阿里巴巴已开始搜索毗邻这段新铁路线的仓库,希望通过开设新枢纽优化在欧洲的覆盖范围来加快交付。以一定的乐观态度来看,“一带一路”或将成为那块阿里巴巴长期寻求的跳板,进入欧洲市场挑战亚马逊的地位。

鉴于欧洲铁路货运对中国市场需求不足,随着越来越多的高档欧洲品牌开始在阿里巴巴与京东(JD.com)等中国电商巨头网站上出售商品,这一情况或将在未来发生变化。

亚洲内部的转型与冲突

由于印尼雅加达至万隆高速铁路等“一带一路”相关工程在该国依旧陷入长期拖延与开支膨胀等困扰,中国的亚洲邻国之间也弥漫着介于乐观希望与强烈怀疑的情绪。

对缅甸这样经过激烈的政治改革、在2012年重新对外开放经济的国家,“一带一路”项目能带来颇多收益。尤其是近年来欧盟与美国取消对缅制裁,“缅甸因其战略地理位置,如今被视为企业的新兴目的地,”缅甸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Myanmar

Institute of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成员杜秋秋盛(Daw Chaw Chaw

Sein)撰文写道。

就时尚产业本身,缅甸纺织与服装制造业目前约为该国出口总额贡献10%,而该国市场亦在不断增长,目标在2020年前总出口高达120亿美元。但就生产制造环节,2015年缅甸全国最低月薪仅为70美元(约合人民币现价478.5元),低于邻国越南与柬埔寨,对生产制造位于东南亚国家的Gap、H&M、Primark等高街零售商吸引力特别大。

通过开辟新的贸易走廊、经由缅甸将中国西南省份云南与南亚连通,“一带一路”为这个曾受到经济封锁的国家提供了急需的基础设施升级,这都是缅甸实现2020年目标必不可少的构成。而作为中孟印缅经济走廊(Bangladesh-China-India-Myanmar

Economic Corridor)的一部分,缅甸服装业或将通过“一带一路”提高供应链生产率与效能,同时对与亚洲、欧洲、非洲其它国家开放贸易。

计划看上去很美,但目前存在的障碍也很明显。智库Red (Team) Analysis Society首席高级分析师Jean-Michel

Valantin博士表示:“除了技术层面之外,‘一带一路’有关问题还具有地理经济、政治与战略性质。”

杜秋秋盛解释道:“经由中国西南内陆省份的市场渠道进行过境贸易,而非沿海海运进入孟加拉国和印度,缅甸在此中将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尽管孟加拉国欢迎“一带一路”,印度政府则因种种原因表示反对(尤其引人瞩目的是该国在5月缺席国际高峰合作论坛),表示因为该战略相关的另一项举措——中国与巴基斯坦的“中巴经济走廊”——隐含了与该国直接相关的地缘政治对抗,侧面点出“一带一路”面对的又一挑战。

东非的成功曙光

尽管怀疑态度高涨、面临障碍加大,但中国的雄心并非结不出成果。非洲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时尚零售和服装采购的下一个“前沿市场”,高街亲民如H&M与Primark已在东非建立制造业,中国的抱负将通过公路、机场与高速铁路(其中不少均由中国企业承建,且将对服装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在非洲大陆上实现。尽管就官方表述而言,前述项目不在“一带一路”涵盖范畴,但正在为其奠定基础。

“中国作为一个经济体,国土面积堪比大洲但资源吃紧;拥有全球数量最庞大的人口,又是老龄化社会,经济放缓提供了廉价资本,还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工业实力与基础设施能力,”墨尔本应用经济暨社会研究所(Melbourne

Institute of Applied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中非关系专家Lauren

Johnston博士解释道:“相比之下,非洲提供了快速增长的年轻人口,人均自然资源和耕地水平相对较高;但在总体上,非洲仍需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可负担的金融资本与热爱冒险的投资者。”

Johnston博士强调,尽管中国的制造业基地广东省在2016最低月工资仅在300美元徘徊,但在埃塞俄比亚的首屈一指的以纺织品服装为主的工业区阿瓦萨工业园区(Hawassa

Industrial

Park),工人们的平均月工仅为50美元,为全球最低水平。这些刚刚冒头的制造中心目前已经引起了PVH集团、H&M等企业的关注,两家企业均有意从该工业园区进行采购。

主营对美出口服装(偶尔也从PVH集团旗下品牌接单)的无锡金茂有限公司,以及为Clarks、Calvin Klein甚至Ivanka

Trump等品牌代工的制鞋商华坚集团等中国企业,已在该工业园区投入巨资。

Johnston博士补充道:“本质上讲,埃塞俄比亚等国家将能从中国人口红利萎缩、劳工工资上涨与发展水平中受益,并能利用劳动力密集型的纺织制造业与轻工业机遇,最终实现

与中国类似的产业逐步转型。”

通过“一带一路”连通非洲,这块大陆上目前刚刚起步的多个服装制造重镇正打破障碍,加速成为“国际工厂”。事实上,已有众多本地企业开始收割“一带一路”成果。

“重要的是要注意到,中国不仅投资了连接埃塞俄比亚与其它非洲国家的铁路,还修建了连接埃塞俄比亚到其邻国吉布提(Djibouti)海港的铁路,”埃塞尔比亚鞋类品牌SoleRebel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ethlehem

Tilahun Alemu表示,她指的是今年早些时候开始首发、造价34亿美元的非洲第一条跨国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Addis Ababa – Djibouti

Railway),内陆国埃塞俄比亚因此终与出海港口连通。

Alemu强调,此般规模的运输系统升级将对她的新生公司带来重大影响,SoleRebels通常经由小规模本地设施在全球范围内在当地产生自己的投入。“这将极大影响货物过境时间与流量,要将货物从亚的斯亚贝巴运至港口,能从原本的2至4天缩短至十几个小时。”

“举一个例子就能很生动说明了:我们的‘埃塞俄比亚制造’计划(Alemu亦是该计划的首席执行官)中的一家鞋厂,与亚吉铁路的距离约为1公里。这就表明鞋厂能在货物装载后25至45分钟内完成出厂并开往港口。这就是货物交付一种最典型的转变,符合全球消费者的需求与产品流动的需求。”

在吉布提邻国肯尼亚,中国的影响力正在不断扩大,当地人希望“一带一路”能带来当地十分需要的类似的基础设施升级。目前已有的基础设施升级包括:中国投资的肯尼亚蒙巴萨-内罗毕标轨铁路(Mombasa–Nairobi

Standard Gauge

Railway,即蒙内铁路)预计今年年底前完成。这条投资38亿美元、全长609公里的铁路将肯尼亚的蒙巴萨港口与首都内罗毕连接起来,或将影响纺织品进口和服装出口。

“大部分服装制造工厂都位于内罗毕及其周边地区,这些工厂的大部分面料也是走海运到达蒙巴萨,所以这条铁路线会带来很多便利,”肯尼亚时尚品牌KikoRomeo

Africa总经理、非洲时装艺术节(Festival of African Fashion and Arts)主席Ann McCreath表示,

“我认为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标准产品通过海运输出,所以还是那句话,到蒙巴萨的铁路线就至关重要。”

尽管有了这样的基础设施,中国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的发展援助承诺,其中大部分是“耐心资本”,故有人评论中非关系并未实现应有的互惠性。

未来会走向何方?

尽管“一带一路”已显示出早期成功迹象,但评论家依旧继续悲叹自“一带一路”首次提出,并进入公众视野已经过去了4年。直到今天,中国政府的官方计划仍然零碎而模糊。“一带一路”的发展进度诚然很慢,但这或许才是重点。正如一些中国学者们指出,中国政治领导人相对西方的定期选举任期时间较短,习近平主席不需要像西方领导人那样渴求政策立竿见影。

但无论这项外交战略是否为其地缘政治“权力意志”的表现,抑或是真诚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实际上多数专家认为二者皆有),无人会否认“一带一路”对各大产业发生冲击的潜力,并直接影响着三大洲服装和纺织产业的未来,具有与其它两大洲进行贸易的竞争优势——而这正是习近平主席所想要的东西。

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江苏女装品牌折扣批发

福建快时尚女装批发

折扣女装品牌大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