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笔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幸福有时是坚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49:53 阅读: 来源:笔筒厂家

谁的爱情不是千疮百孔

与庄岩结婚7年,在外人看来,我们夫妻俩依然是那么恩爱、幸福。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们彼此间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那一份脉脉柔情。下了班回家,他上网,我看书。如果孩子去了外婆家,屋子里会显得特别安静。每天夫妻间除了吃什么、买什么之类几句简单的烟火问题对话,再无更多交流。而且,我们似乎对床笫间的那点娱乐也失去了兴趣。即使做,他无力,我无趣,都像在完成一场不得不完成的功课,身体上疲惫,精神上受罪。

记得刚结婚时,庄岩会经常送我一些意外的小礼物,一束玫瑰、一只口红或者包装精美的巧克力什么的。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温柔地拥着我,在耳边一遍遍说爱我。那时的他,床笫间更是生龙活虎,充满了激情,几乎让我招架不住……

可是现在,我已成了他眼中最熟悉的毫无风景可言的“老地方”。

同事苏大姐40岁刚出头,脸上两腮的肉已下垂,脖子上的皮肤也松了,看起来仿佛是50多岁的人。一次,她照着镜子抚摸着眼角的皱纹对我说:“女人一停经,立刻老得不成样子了。”我诧异地问:“怎么会,你才40岁就……”她一脸落寞,伤感地说:“唉,不怕你笑话,我和你姐夫早就分床睡了!”我欲言又止,心头一紧,仿佛看见了10年后的自己。

一个月中,我和庄岩偶尔也会努力做两次,但每次都不尽如人意。我是个感性的人,如果性爱开始之前没有大量情感的投入,注定是失败的结局。庄岩说:“结婚这么久,我对你的身体比你自己都了解,哪还有激情?”这样的话让我愤怒又无奈。

作为一个男人,除了性爱,庄岩给了我想要的一切。他是一所高校的音乐老师,还利用业余时间经营一所私人音乐学校。经过几年打拼,车子、房子,该有的我们都有了。我们单位组织活动,有时候回家稍晚一些,他不仅不怪我回家迟,还会温文尔雅地开车来接我。在众人羡慕的注视中离开,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几乎误以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夜深人静,摊开掌心,只有一片冷寂!每个辗转难眠的夜晚,我宁愿回到过去清贫恩爱的小日子,也不要在空旷的大房子里看着两个孤独的身体日益冰凉。或许只有儿子在我怀里撒娇的时候,我才能忘记自己是个寂寞的妻子。

有一次,我实在按捺不住,对庄岩说:“我现在这个样子,和守活寡有什么两样!”庄岩看了看我,不经意地说:“都奔四的人了,怎么还想这个?咱俩的任务是把儿子教育好。”我几乎要落泪,我的自尊不允许自己再为这种事争论。

我曾经怀疑庄岩背着我有了其他女人。因为我记得不知听谁说过,男人不是不需要性,而是要看对象。这令我常常不寒而栗。于是,我开始暗暗观察他的言行和衣着打扮,包括他的手机我也悄悄地检查过,但没有发现一点关于外遇的蛛丝马迹。

人生本来就孤独

如果不是在同学聚会上遇见了周大宇,我的心还似枯井一般,了无生机。

那天,老班长打电话说,老同学周大宇要张罗一次同学聚会,他一别家乡15年,这次从南宁回来,想见见年少时的同窗。听到周大宇的名字,我心里一动。记得当年,他给我写字条,说他喜欢我。那时我是乖学生,直接把字条交给了老师。老师严厉批评了他,从此他便躲着我,后来他考上广西的一所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回来。

超级三国志官方手游版

天天炫斗

六道2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