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笔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青葱岁月多叹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1:46 阅读: 来源:笔筒厂家

“其实我对你的爱早就被你用完了,离开你很容易,只是怕你失落。”燕子很早就对亦元说过这样一句话。

现在我以燕子的身份来叙说这长达3年零8个月的故事。

08年9月4日,离我17岁的生日还有3个月零3天,早晨5:20,我独自一人在小镇火车站坐上到火车,目的地是郑州某所不知名的大专。早上7:00火车停在了郑州火车站。走出站口,坐在火车站的中央广场上等校车来接时是7:28分。这个时候的火车站并没有那么多的人,我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对面的一个男孩,之所以看他是因为他很瘦很瘦,感觉比我还瘦。他塞着耳机把头埋在双腿间好像睡着了,给我留下弓着的背,很单薄。

早上8:00,贴着某某职业技术学院的校车来到火车站的中央广场,我拖着行李走向校车的同时看到他也站了起来,目标和我一致。我看到了他的脸,一张标准的小白脸却并不英俊,在我眼里就是很普通的一个人,没有一点让我感觉帅的地方。下车的时候他很友好的帮我拖行李,我冲着他很明媚的笑了。如果此时我知道此后的3年零8个月要和他纠缠不清,我会冲他哭的很扭曲。

9月7号开始军训。新生按专业分成了若干方阵,08路桥专业73个男生,7个女生。8个排头7个女生,那唯一的一个男生就是他,可我们并没有说过话,只在军训快结束的时候知道他叫亦元,姓皇甫,很特别的姓,我没有在意,就记住了他的名字—亦元。

14天后军训结束,第一个周的周二下午是大学语文,路桥建工专业一块上大课,语文老师是个40多岁的男人,在讲台上大谈宋词,却背错了岳飞《满江红》红里的一句词,我就很狂妄的笑了起来,语文老师脸上挂不住,让我起来背,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就扯着喉咙吼到了……朝天阙。刚坐下头发就被狠狠的揪了一下,我扭头看到了很瘦很瘦的亦元,送了我一个尴尬的笑容,说:“刚才震你的手机你没反应,那是我的号,你存一下。”

下课收到了他的短信:我叫皇甫亦元,08路桥2班,我们好像一个班的。冒昧打扰,只想告诉你,你是我听过的背满江红背得最好的女孩,你的气势不亚于男人。如果他事先知道我的咄咄逼人的气势,是否还会发这样一条短信来开始我们的交往?

在此后的一个月中,经常用飞信聊天。我也开始了“女强人”的生活,学生会、协会、班级,都留下了我忙绿的身影,夜里我会和他聊聊那个不声不响悄悄离开我的男朋友,还有大学里的见闻,还有我的理想。关于他我却一无所知,我也不想知道,他和我何干?

很快到了我生日的前一天,夜里9点,收到了当兵走了2年的男朋友的一条短信:明天你就17岁了,忘了我,快乐的生活,我订婚了。

看完短信,我第一次给亦元打了电话,只有一句,带着乞求:陪我走走。深秋的夜很凉,我披着他的外套哭的一塌糊涂,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知道我哭累了,他送我回到寝室。11:59,收到他的飞信:我爱你,生日快乐。我回:我不需要你的爱。他 回:忘记一个人做好的办法就是爱上另一个人。我回:那我爱你吧。就睡了。

白天我们谁也没有提晚上的事情,只是他不再坐在我的后面,坐到了旁边。下课临走时他捏了捏我冰凉的小手,走了。

晚上他发飞信:上来聊会儿

我上了飞信就聊开了,以下基本为原文

元哥:今天你生日,多大了?

燕子:17,要老了

元哥:我的妈呀,大你3岁,我要死了

燕子:死老头

元哥:不准这样叫,再叫我就管你叫死老婆。

燕子:我们真的要谈吗?

元哥:你不爱我吗?

燕子:自恋

元哥:就当哥伟大,替你疗伤了

燕子:感动的哭了

燕子:那是不可能的

……

三天后,我们接着聊天。

元哥:你看起来挺温柔的,就别在人前出风头了,不适合

燕子:我喜欢这样

元哥:我不喜欢,低调点

燕子:我又没让你喜欢

元哥:我们不合适

燕子:要不分了?

元哥:我请你滑冰,快点过来

燕子:我不会

元哥:我教你,我媳妇就得会滑冰

燕子:我才不当你媳妇呢

燕子:我马上过去

我去了才发现,他还把我们的班长,也是他的室友带过去了,他带我滑了2个多小时,期间为了保护我,他倒了7次,看他呲牙咧嘴的样子,我心生一丝的疼痛。班长在一旁看着我们的笑话,没有多说一句。

送我回寝室的时候他问我能不能淑女点,太放肆了,我说不能,没有再说什么,晚上11点收到他的一条飞信:我们分手吧,还做朋友。我回:那就不要做朋友了,过了好久他回:那你当我徒弟吧。我回:好。回完就睡了,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我不知道心灵的最深处我爱上了他。

确认师徒关系后,我们却更亲近了,他会在上课的时候给我暖手,带我去参加他的KTV歌手赛,给我买奶茶,徒弟这个身份也不错,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这么认为的。

转眼到了元旦,12月25号下午我和班委忙着晚会的布置,他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想让他晚会时操作PPT,打他的电话,不接。

晚会开始的半个小时左右,他带着一个女孩来了,我是主持人,正在和一个表演魔术的同学互动。这时,台下的同学开始起哄,让他唱歌,他的歌唱的不错,我们都知道,他就唱了一首《我最亲爱的》,我最后调笑了一句:为师娘唱的吧?他答,算是吧。我的眼泪突然就想流出来了,我背过身子装着调话筒的音量。同学们又开始起哄让我俩合唱,我不太会唱歌,他说我女朋友在呢,别瞎起哄了。我再也抑制不住眼泪,找了个理由就走了。

元旦以后,他再叫我出去我总找理由推辞,我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我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他了呢?他到底哪里吸引我了,我一直没有弄明白。KTV决赛时,他给我发飞信:我和你师娘分手了,决赛你陪我吧。晚上7点半我去寝室楼下等你。我没回。7:20他在楼下喊我,我和他去了酒吧

决赛第二轮,他和一个女孩抽到了一组,合唱歌曲《广岛之恋》,最后他要了那个女孩的电话,说是有空一块唱歌。我的眼泪又下来了,回寝室的路上我的心情很不好,没理他直接上楼了。

这以后我们变得很陌生,谁也没有和谁多说过一句话,只是他总是给我发飞信,一般都是说我哪里不好了,哪天做的事太高调了,我穿的衣服不合适了,……反正都是些我的毛病,他认为的毛病,我没有回过,都照单全收了,拼命地该造自己,他发短信的次数却越来越勤。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09年的冬天,我什么也没有说过,只是在努力改变自己。

大二我们都在附近村子里租了房子,我和他的2个室友关系很好,我们租的房子相距的很近,我就经常去他们家,其实我知道我是想多看他一眼。

09年的寒假我留在学校打工,过了年初五就上班了。正月初十他给我打电话,说要回学校做作业,下午他到我打工的店里要我自行车的钥匙,我把一串钥匙都给了他,晚上九点他给我打电话说他们家的钥匙锁到屋里了,房东也不在,我说你到我家去玩电脑吧,这么冷的天,等回去再想办法吧。

晚上11点我回到家,他在我床上坐着看电影,他说:“你收留我吧,你家的地方这么大,我保证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我家那时两张一米八的大床并一块的,睡三个女孩,现在就剩我一个,看他挺可怜的也挺老实的就答应了。我们用床上放的那种电脑桌隔开了。熄了灯,谁也没理谁就睡了。

半夜我做噩梦一直醒不过来,可能惊醒了他,叫了好久才叫醒我,他说你穿着棉衣睡肯定睡不好,说着就帮我把棉衣脱了。期间他的手摸了一下我的被窝,问我怎么这么凉,我说就没热过,脱了衣服,他就躺在了我的被窝里帮我暖被窝。他真的很规矩,我就着他的温暖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我的胃病犯了,在店里给他打电话,他接我到医院输水,一直到晚上12点多才输完,我疼的浑身冰冷,他抱我回到我家,说是不放心我,我们又躺在了一起,我枕着他的胳膊很快就睡着了,一直睡到中午12点多,我 醒来时他已经起来了,在看电影。他说:睡觉不要乱动,不然我可忍不住了。我没明白他的话,只是哦了一声。

这以后他开始对我好,很好,每天去接我下班,早上给我熬粥,晚上他就住到了我家,他依然很规矩,我的担心渐渐退去,有时还说他是太监。正月二十,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他对我说他爱我,想吻我一下,我答应了,本来我就爱他,我想他是知道的。我没有接过吻,这个吻让我喘不过气来,因为害羞,就背过身子睡了。

……

醒来已是上午10点,我哭红了眼,他亦无助,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我的人生就此改变,他却不肯给我一个承诺,连看都没有多看我一眼。走时拿走了我的睡衣,上面有朵红梅花,他说永远不会忘记我,可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要的是一个承诺,哪怕不能实现。他却吝啬到连骗我的话都懒得说。

此后的一个月,我们谁也没有理谁,上课有了默契似的,我上午上课下午逃课,他和我相反。我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我甚至想攒钱去做个手术,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和他从未相识。

这时我的一个高中同向我展开了爱情的攻势,我们相识6年,对我一如既往的好,或许我是爱他的,或许我只是累了,想找一个肩膀靠一下,无论如何,我们恋爱了。现在我常常想如果不是异地恋,他在我的身边,我应该戴上订婚戒指了吧,可惜生活没有如果。

10年春天,因为恋爱的缘故吧,我渐渐忘记了从前所有的不如意,对亦元的恨渐渐减少,或许根本就没有恨过他,总之我们偶尔会说上一两句。后来,他的作业我又开始承包了,我们还是要好的同学,至少其他人是这样认为的。我知道他在利用我,他有事会找我,我有事他从来都在忙。

爱,对我来说,就是付出没保留,我知道我还爱亦元,深刻的爱。或许我是个泛爱的人,我对我的男朋友亦很好,把他当做了家人,我打算毕业就和他去见他的父母,打算和他白头偕老……

可能我太贪了,不该奢望那么多。从我开始恋爱,亦元的女朋友就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我心里没有太大的痛,或许我的漠不关心伤了他一向自傲的心,或许在他心里,我不该这样幸福。10年的暑假,我随着中介去南方打工,被骗流落在江南的街头,在我准备回河南的前一天晚上,收亦元的短信:我被骗流落街头,给我卡里打500块钱,老卡,还是那个号,开学还你。因了他的一条短信,我退了火车票,换回了我仅剩的钱,找建行给他汇钱。

那个城市的建行并不多,我坐着公交转了半个城市找到了一家建行的营业厅。在玻璃门推开的瞬间,我看到了亦元熟悉的身影。现在我都想骂月老:您老人家这是牵的什么狗血缘分啊?

我请他吃了饭,钱就剩下197元,他说都回不去了,去投靠他的一个中学同学吧。于是我们辗转来到了一个叫安枫的小镇,他的同学在一家打火机厂当流水线工人。经过他同学的帮忙,我们在这家厂做工,一个月不管吃住2100元。经过他的甜言蜜语,加上我对他的爱,我们把房子租到了一起,开始了情侣般的生活,这段时间他对我很是照顾,在厂里他毅然扮演起了模范丈夫,他告诉我受不了我对他的漠视,他甚至告诉我过完暑假就带我回家。

一个半月以后我们回到了学校。他却要求回到从前,我欲哭无泪,知道自己已对他彻底的绝望。我约了男朋友,和他坦白了一切,希望和平分手。从来不知道我的男朋友,那个沉默的男生会如此的爱我,他说他很介意我的这一段,但他会努力忘掉。我却无法面对他,坚决和他分了。现在他考研了,听说准备读博,一直没有女朋友。

从那以后,我很安静的读书,找实习单位,和班里的同学交往也越来越淡。11月,考完最后一门课,是我的19岁生日,晚上同学聚会,我闷头喝酒,他发来短信:你都喝了半斤了,再喝就醉了。抬头看到了他锁着双眉隔着4张餐桌看着我。我看着他,挑衅的喝下半杯白酒,……他什么都没说,抢了麦克风,说:今天是燕子的19岁生日,我祝她早日找到真爱……同学们开始起哄,他把我拽到前面,合唱《I Belive》,我固执的要唱《广岛之恋》,我们之间,就是一首现实版的广岛之恋吧,我唱着哭得一塌糊涂,然后就吐了,吐过以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上午醒来就味道了他独有的味道,他抱着我说爱我,不会再放手。我的心在这一刻融掉,我们做了晚上他忍了好久没做的事情,一直到下午。我们走出宾馆已是下午5点,天都有点黑了。回到住处,收拾了一下衣物,第二天我就去了提前找好的单位。他亦去了外省。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恋爱了,没有想象中的甜美,只有深深的不安。

一个月后,我发现怀孕了。给他打电话,他说很忙回不来,我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手术室,残害了一条未出世的生命。那一刻我恨他入骨,却还是爱他至骨髓。

这以后,一直到毕业,我们就淡淡的联系着,他每月会来看我一次。我对他的恨越来越淡……

11年6月,回学校拿毕业证,拿着同学的手机玩,看到了亦元和一个陌生女孩儿的合影,手机拍的,他搂着她,笑得灿烂。这个同学和亦元在同一个工地。

……

回到单位,我消灭了一切和他有关的东西,换了手机号码,申请了新的QQ号,剪短了齐腰的长发,那是他的最爱,开始静静的生活。20岁不到的年纪,30岁的心。转眼到了8月,16日,上午8:29,我接到亦元的短信:对不起,还不起。只此六个字,再无其他。

上了老QQ,班群里,同学都在讨论皇甫的事情,亦元走了。工地的那条河,河边的电线漏电,他喜欢游泳……

拨通他的手机,一个女孩接的电话,她说她是亦元的妹妹,亦元让她发的,原因未知。我的号码亦元一直都有,发给我的短信草稿箱里有好多条。

他的葬礼我没有如他妹妹的愿去参加。也没有问草稿箱里都有些什么样的内容。过去的都让他过去吧。

对于他的离开,我并没有多大的心痛,原来我已经适应了没有他的生活也或许是疼到麻木了。只是有时在梦里,我还会看到,把头埋在双腿间的少年的弓着的背……

其实,现在燕子回想起那张合照,照片上的两个人很像,她记得他说过他有个双胞胎的妹妹;燕子也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女孩儿叫她嫂子,告诉她他最后几天念的都是她;燕子在同学闲谈中也知道亦元刚去实习的那个月因为水土不服差点死掉;燕子隐约也知道,上完晚自习回去时那条通往村子的乡间小道上总有人远远的跟着……这些,燕子都刻意忽略掉了。燕子终究还是记恨他的,既使燕子知道他是真的爱她。但从前的伤害和欺骗,既使有太多的理由,她还是不能原谅。用燕子的话来说:被癌症诅咒的家族的人也应该去追求自己的爱情,也不该用伤害去逃避,还美曰其名,为了爱人。燕子说过,要记住他,然后恨他一辈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