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笔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内外势力再度博弈乌克兰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0:57 阅读: 来源:笔筒厂家

9月初停火协议签署以来,乌克兰中央政府与东部民间武装之间的冲突稍有缓和,但是最近举行的两场选举令局势再次趋于紧张。乌克兰危机在持续近一年之后依然难以收场,俄罗斯同西方的地缘战略博弈仍在持续。

11月2日,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在其控制的地区举行当地领导人和议会选举

两场选举再演对立

10月26日,乌克兰举行议会选举。结果,总理亚采纽克所在的人民阵线和拥戴总统波罗申科的政党波罗申科联盟双双得票超过五分之一,地区党、乌共等“亲俄势力”与激进的右翼、民族主义政党都未能进入议会。乌克兰独立20多年来,议会首次由亲西方政治力量主导。波罗申科感谢选民支持“赞同民主与改革、亲乌亲欧的多数派”,誓言2020年加入欧盟。

对于这场选举,美国总统奥巴马等西方领导人称赞其“自由、公正、民主,符合欧洲标准和国际标准”。俄罗斯的回应是,“尽管新议会的合法性令人怀疑,俄罗斯仍将试图与之合作”。

一段时间以来,乌克兰民族主义分子批评波罗申科软弱无能,输掉了东乌克兰军事行动,在拥有美欧支持的有利条件下屈服于俄罗斯压力。曾资助对顿巴斯地区(泛指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一带)讨伐的乌克兰寡头科洛莫伊斯基声色俱厉地威胁说,不许继续让步,只有战争才能解决问题。加上总理亚采纽克和议长图尔奇诺夫一直对东部民间武装持强硬立场,主张严厉打击“恐怖分子”,而波罗申科需要在执政联盟问题上同亚采纽克讨价还价,因此,议会选举后,波罗申科可能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11月中旬,针对乌东部民间武装此前举行的领导人和议会选举,波罗申科签署法案,废除了赋予东部两州部分自治权的“特殊地位法”。

11月2日,自我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举行领导人和议会选举,现任民间武装领导人扎哈尔琴科和普罗特尼茨基分别以约79%和63%的得票率当选。

对这场选举,俄罗斯与西方态度掉了个个儿。前者表示“尊重乌克兰东南部地区人民的意志表达”,后者则认为“叛乱分子领导人在分离主义选举中毫无悬念地获得压倒性胜利”,“对脆弱的和平进程设置了新障碍”。

对乌克兰的政治局势,乌克兰政治研究和冲突学中心主任米哈伊尔•波格列宾斯基10月份在参加瓦尔代年会时表示,如今,乌克兰多数人成为“欧洲选择”的支持者。

与“欧洲选择”对立的是“俄罗斯选择”。俄罗斯曾指望乌克兰东南部选择“新俄罗斯”认同。所谓“新俄罗斯”,即乌克兰东南部的10个行政单位,其中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已经入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州是“俄罗斯族堡垒”,其余哈尔科夫、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扎波罗热、赫尔松、尼古拉耶夫和敖德萨等六州,居民并无脱乌入俄的迫切愿望,不接受“新俄罗斯”认同。

乌克兰危机五种可能前景

源于停签欧盟联系国协议的乌克兰危机即将迈过一年的门槛,其前景如何仍然令人担忧。9月初乌克兰冲突双方达成的明斯克协议,要求双方停火、部队脱离接触,实际情况却是停火不断遭到破坏,东乌克兰几乎每天都有人被打死。

俄罗斯担心,乌克兰利用停火期间积聚的军事力量恢复军事行动,使战局优势偏向于乌当局,或是拖延时间,等待美国逼迫俄罗斯作出更多让步。乌东部民间武装领导人同样认为,乌克兰兵工厂三班倒,每天能生产三四十件火炮、导弹、坦克和装甲车,明年开春后冲突可能升级。

瓦尔代俱乐部今年10月份起草的报告《乌克兰:危机前提和未来可能》,预测了五种前景。一是东乌克兰军事冲突发展为内战。基辅对东乌克兰的军事镇压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反而会引发乌东部仇恨情绪,坚定其独立决心。如果俄罗斯军事介入,那么乌克兰将面临分裂乃至更严重的危险。

二是高度自治。即乌克兰中西部和东南部作为统一国家的两个主体平行发展,或是在统一的乌克兰内设顿巴斯、加利西亚、外喀尔巴阡等自治单位。

三是联邦制。除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外,乌克兰还有24个州和基辅市,每个行政单位都成为类似德国行政区划的“州”,通过条约与中央政府建立新型关系。

四是乌克兰像捷克斯洛伐克那样和平分手。以哈尔科夫到敖德萨一线为界,分为乌克兰和新俄罗斯,前者倒向欧盟和北约,后者融入独联体。

五是最可能的方案:从表面上寻求妥协,使危机隐性化,把混乱维持在可控范围内,默认顿巴斯地区亲俄倾向。顿涅茨克州民间武装领导人扎哈尔琴科此前表示已与乌中央政府签署设立分界线的协定。乌克兰政府对顿巴斯地区已停发工资和退休金,切断道路,断水停电,还可能断供天然气。

外部地缘战略博弈仍在继续

除了美国,乌克兰危机对乌克兰自身与俄罗斯、欧洲都没有好处。危机使苏联解体后始终萎靡不振的乌克兰经济雪上加霜。去年该国GDP按不变价格计算,仅相当于1990年的69.4%,纯外债相当于GDP的34%,本国货币格里夫纳贬值过半。昔日繁荣昌盛的乌克兰,如今沦为世界十大穷国之一。预计今年GDP将再降8%~10%。

俄罗斯经济也受到了明显的负面影响。主权信用级别被降,制裁和反制裁可能把2014年GDP增长率拉低1.5个百分点。第三季度实际工资下降0.3%,为十多年来首次;1~8月份,居民食品开支上升12.5%,居民把收入的89.3%用于消费,为近8年最高;卢布兑美元汇率,从年初32比1降到11月10日的47.8比1,民众纷纷购外币保值。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理事会名誉主席谢尔盖•卡拉加诺夫预测,俄罗斯起码要10~15年才能恢复到制裁前融入世界经济的水平。

对欧盟而言,对俄罗斯制裁可能给自己造成400亿~50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德国首当其冲。俄罗斯是德国第11大贸易伙伴,对俄经贸合作涉及德国30万人就业和6200家德国在俄公司。2014年8月德国对俄出口额同比下降26.3%。

与乌、俄、欧相比,美国可谓坐收渔利。一是促成了对俄罗斯这个对手“离岸平衡”之“大业”,即“重启”北约军事职能,让欧洲盟国出人出钱出枪,以“平衡”俄罗斯。二是制裁收一箭三雕之效,既打击俄罗斯和欧盟经济,又把日本更牢地捆绑在美国战车上。三是展示“美老大”的全球霸主地位。

偏偏俄罗斯不服气。俄总统普京10月24日在瓦尔代年会上,对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进行了迄今为止最激烈的谴责。普京呼吁西方在相互尊重、合作和遵守游戏规则的基础上,重建国际秩序,以便实现多极世界的稳定平衡。

冷战结束二十余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曾经一度不屑于将俄罗斯作为旗鼓相当的战略对手。但是,如今面临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重整原苏联空间、推进欧亚经济联盟、试图东山再起担当世界一极的战略举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猝不及防,只能以硬碰硬、强力遏制俄罗斯。围绕乌克兰危机展开的博弈,或许只是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重新调整的开端。(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 盛世良)

胶州工服定做

明光职业装订制

青岛制作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