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笔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网融合试点以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

发布时间:2020-02-11 06:45:54 阅读: 来源:笔筒厂家

本周,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和试点城市名单即将对公众公布。这一方案是在6月6日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主持的三网融合协调小组会议被批准通过的。

国家广电总局科技司司长王效杰对官方媒体透露,试点方案明确了试点阶段的主要任务和试点区域应有的技术管理条件,6月18日之前,各地申报试点,经过审查和筛选后,力争6月25日前确认名单,7月开始试点。这意味着,拖沓多年的三网融合终于将在中国部分城市得以实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信系统业内人士已经看过这份试点方案,他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试点城市的条件包括:有线网已完成数字化与双向化改造、有线网用户具备一定规模、试点地区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试点有线运营商已完成公司化改制、具备自筹资金的能力或具有上市公司背景。

循此标准,广电和电信系统在申报名单中各选定了5家试点城市。其中,极有可能包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和杭州等城市。

据上述电信业内人士透露,试点方案跟1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通过的三网融合规划方案(简称5号文)差异最大的是,由双向进入的原则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单向开放,即电信对广电开放语音和宽带市场,而5号文中明确的广电对电信开放部分非时政类视频内容制作权的规定被推翻。

电信与广电的合作

其实在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出台前,电信与广电早已彼此渗透对方的业务,两个系统的合作也是一种普遍方式。

很多地方广电就提供宽带、电话服务,例如在北京,电视、电话和宽带等终端一直是广电系统旗下的歌华有线的地盘。

而电信系统近年来与广电系统争夺电视屏幕的一把利器则是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通过一个小小的机顶盒,IPTV用户可以回看四天内的全部电视节目。收看《三国》等电视剧时可以快进跳过广告。虽然多数IPTV用户看不到CCTV5,但每逢重大比赛项目例如南非世界杯,IPTV的运营方都会购买一个频道免费提供给用户观看。

根据流媒体网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大陆地区IPTV的用户数达到了470万。

很多北京人羡慕上海等地的人们可以选择成为IPTV用户,一个月的费用只相当于有线电视费的一半。很多地方的IPTV业务甚至打包进入了宽带套餐,例如安徽合肥的用户办理149元/月以上的套餐,就能获赠一年甚至永久的IPTV服务包。

但由于电信系统没有内容制作权,他们提供IPTV业务也不得不采取与广电系统合作的方式。目前比较成熟的有两种模式,一为云南模式,二为哈尔滨模式。

云南模式,指的是地方IPTV业务发展是通过“当地电视台+牌照运营商+电信公司”的模式实现。比如云南的IPTV业务便是“云南电视台+央视国际+云南电信”的模式。

而哈尔滨模式则是,上海文广与黑龙江联通(前网通)及哈尔滨广电的磨合已渐成熟,三方“和谐共处”,即广电管控内容及播出平台,电信负责视听网络传输的典型的中国特色的三网融合合作模式。

在利益分配问题上,还有所谓的山西模式。

2007年,山西的农民已经可以在一条入户网线上实现上网、打电话、看有线电视等多种功能。中国移动山西公司和忻州市广电局联手,以市场为纽带,采用了分成的模式进行紧密合作。移动公司负责网络传输,广电部门负责传送电视节目,有线电视费由移动公司代收,两家分成,60%的收益归移动公司,,40% 归广电部门。

不论什么模式,既然此次试点方案仍然将内容制作权放在广电的手中,电信的IPTV业务怎么发展,都不可能不让广电分羹。

上述那位电信系统的人士的说法似乎可以代表电信行业目前的心态:“所谓的试点,其实也就是以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

互联网电视破局,得牌照者得天下

虽然电信的IPTV业务将在试点城市得以放行,但随之而来的是互联网电视的强有力的冲击。

在叫停互联网电视数月之后,广电总局终于在今年3月底发出三张互联网电视牌照。

互联网电视牌照分为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和互联网电视内容集成两大类别,内容服务牌照将主要针对国有电视台,集成业务牌照目前给了中国网络电视台、上海文广和杭州华数集团。

和IPTV的主要区别在于,互联网电视业务传输渠道是互联网。这个业务虽然推荐的是2M的带宽,但在1M带宽的环境下也可以达到比较好的效果。而且,跟IPTV很大不同的是,互联网电视的机顶盒可以直接在商场购买。

目前,央视已经推出了互联网电视业务,初期以点播为主,基本免费,后续还将加入互动功能。只要购买跟央视有此项合作的机顶盒或者电视机,便可以直接通过互联网享受这一服务。“互联网电视,对于牌照运营商来说,是一座金矿。”流媒体网CEO张彦翔说。

过去,这些牌照运营商一般也是给电信IPTV提供内容的机构。虽然对内容有监管权,但分到的利益并不多。随着2010年内容版权市场的价格走高,牌照运营商需要对冲和分摊掉提高的内容成本压力,希望能够打造一条自己可控的利益链条。家电厂商要销售互联网电视,只能向牌照运营商购买内容,这就是央视国际亲自涉水互联网电视的原因。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未来家电厂家自建的互联网电视平台,将被逐步关闭,切换到现有牌照运营商的系统平台上,以保证运营可控。另外,未来所有家电厂商的每台电视终端客户端只能植入一个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而不得再植入其他平台的客户端。但同一品牌不同型号的电视机,可以植入不同平台的客户端。也就是说,未来TCL的42英寸互联网电视机会分成三款,分别对应于三家互联网电视牌照拥有者。家电厂商按照终端数缴纳给集成牌照商内容使用费。

“家电厂家应用广电总局指定的集成牌照方的服务平台,还需要交给持牌方相关费用,据说费用不仅不低(相对彩电行业的利润率),而且牌照方采用了价格同盟,借助垄断地位,使得家电厂家不得不接受该架构,由此引发了家电厂家的反弹。”流媒体网CEO张彦翔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前不久,代表家电厂商利益的中国电子视像协会已经向中央高层提交了报告,抱怨上述不公问题。

此外,如果互联网电视针对非互联网功能电视机,采取网络内容加机顶盒的方式,则会和IPTV形成直面的竞争。

同样,互联网电视机将冲击广电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数字电视用户市场,依托家电厂商的规模销售,将有可能比IPTV的市场影响还大。

“互联网电视直接以家电消费品的形式进入家庭,原本各地广电拿来查封IPTV的手段也将无用武之地,你不能搬走用户的电视机吧。”张彦翔说。

谁是新的玩家

“从5号文到三网融合试点方案,对于电信来说,也不过就是从起点到原点,在播控权上无所得也无所失而已。”流媒体网CEO张彦翔说。

他认为,内容播控权并不决定电信IPTV的成败,三网融合前,播控权不在电信手里,但电信照样通过合作的方式发展了四百多万IPTV用户。如果电信能拿到播控权,那是属于锦上添花,获得更多的自主权而已。

而电信对广电开放宽带和语言业务,只不过是对既有局面的承认。同样,IPTV、手机电视播控权都只是增加的砝码,电信都可以不要,因为这些政策都有办法绕开,只需和上海文广以及有视频牌照的互联网内容商合作即可。

同洲电子董事长袁明曾在一个私下场合说:目前对等开放,电信并不具备全网高清双向业务的能力,而三年时间正好让电信完成网络改造,广电拥有三年保护期是假象。三网融合给广电的时间太短,已经不是温水煮青蛙,而是开水煮青蛙。

而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微妙的格局,可能给三网融合的产业链带来了新玩家。

张彦翔分析说,三网融合后,看似广电拿到不少新业务,但广电本身缺乏市场经营能力,缺乏将其转化为价值的能力,而为了占据市场资源,广电有可能拿出其新获得的电信经营资质,借助第三方力量开展对外合作。因此最终获益的有可能是借此进入电信市场的民间资本。“民间资本将会从三网融合中看到巨大的商机,他们可能是未来三网融合的真正积极参与者。”张彦翔说。

深圳工商税务代理记账

中山注册公司资金要求

广州注册公司问题

筹划税务机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