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笔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郑州12名大学生拟订200套房助民工夫妻度七夕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9:32:51 阅读: 来源:笔筒厂家

郑州12名大学生拟订200套房助民工夫妻度七夕

郑州12名“90后”大学生,拿出暑期在建筑工地打工挣来的一万多元钱,打算在今年七夕这天为200个农民工家庭架起“爱心鹊桥”,为他们提供宾馆过夜,帮他们解思念之苦,圆团聚之梦。有人称这是在“作秀”,有人却大加赞赏,而三农问题专家于建嵘在肯定学生们的举动之余,称这一新闻事件,折射出社会对农民工关怀的诸多缺失。

热帖

12位大学生出钱,为农民工订“爱巢”度七夕

昨日,网上一篇名为“‘架起爱心鹊桥——七夕农民工夫妻会’的倡议书”的帖子十分火热。发帖人自我介绍说他们是来自郑州一所高校的12名大学生,暑假期间在建筑工地打工,深感农民工的艰辛和夫妻分离之苦,想用自己赚的1.2万元钱为农民工预订酒店,让农民工夫妻能够在七夕这一天团聚。记者昨日联系到发帖的大学生,这12名学生来自郑州交通职业学院,均为“90后”。活动主要策划者是王旭辉和付云鹏,他们告诉记者,由于12人中的大部分人学的是建筑工程专业,因此暑假实习一般都在建筑工地,“与农民工有了近距离的接触”。

“大部分农民工住在帐篷里,里面很乱,有时候下雨还漏水,衣服都发霉了。”1992年出生的付云鹏坦称自己之前从未近距离接触过农民工,“只是在媒体上看到过报道,那时候觉得没什么,可真等自己跟他们深入接触后,才发现他们的生活真的是太苦了”。付云鹏告诉记者,他在郑州新东站附近的一家建筑工地干了整整一个月,赚了1600元钱,他从事的工种是安全检查员,跟着叔叔一起负责检查工地上的安全措施。

8月12日,新学期开学的日子。回到学校后,付云鹏与同学一起商量,想为农民工做点什么。因为这些学生大多数是农家子弟,不少家人都在建筑工地上打工,学生们感觉农民工“就像自己的家人”。

进展

拟订200套房间,截至昨晚尚无农民工报名

付云鹏拿出自己的1600元钱,作为“启动资金”,同时他和同学王旭辉一起分头找人“入伙”,最终,另外10名也在建筑工地挣了钱的同学参与进来,他们筹得1.2万元。

他们的目标是满足200个农民工家庭的团聚需求。“毕竟资金有限,我们只能承受60元一间的客房,但我们找了很多家酒店,都不同意给我们低价。”付云鹏无奈地告诉记者。

同时,付云鹏在网上公布了报名方式,希望农民工能够积极报名。但是截至昨夜记者发稿时,仍旧没有农民工主动联系他们。一位在郑州某建筑工地打工的农民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还不知道大学生的这份倡议书。记者告知其内容后,他对大学生表示感谢,但称,由于工作繁忙,已经习惯了工地生活,不好意思参与这样的“浪漫活动”。

“我们的宣传渠道太单一,农民工又很少上网,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于这种结果,付云鹏等人也想好了对策:12位同学要趁这个周末,分头去郑州的建筑工地,接受农民工“面对面报名”。

反响

“开房”策划引网友赞赏,组织者称会坚持做下去

12名学生的举动,在网上引发了热议,许多网友对这一活动赞赏有加,而包括本报在内的诸多媒体的官方微博也对他们发起的“七夕农民工夫妻会”给予了关注。

网友“穷庐主人”对学生们的做法非常感动,“如何让城市真正成为在这里务工的农民的家,如何让务工农民在城市里找回归属感,这依旧是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我们可爱的大学生用这个方式让我们忽然想起城市里还有这么一个群体。但愿明年的七夕,他们不用再用这样的方式让我们想起这个群体”。

也有声音认为,学生此举或许是作秀。对此,付云鹏称:“农民工为中原经济区做出了巨大牺牲,为他们做点事情是很正常的,我们倒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作秀’的行列中来。即使有人反对,我们也要坚持做下去。”

来团圆的农民工夫妻,还可免费游世纪欢乐园

昨晚,郑州交通职业学院院长李顺兴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12名学生的举动给予赞赏,“我们接下来要号召全院近2万名学生向他们学习,学校在进一步了解情况后,将对这些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力争把这件好事做得更好”。

世纪欢乐园副总经理韩泓也与本报记者取得联系,称她在网上看到大学生们的善举后“十分感动”,决定为接受学生帮助在七夕团圆的农民工夫妻提供免费游园服务。“也许他们能天天看到世纪欢乐园的摩天轮,但不会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拿出来购票进园,能在这个特殊的节日为农民工们做点事,也是我们全体职工的心愿。”韩泓同时表示,假如这12名大学生愿意,随时可以与世纪欢乐园签约成为他们的正式员工,“因为我们这里本来就是交通学院的实习基地”。

专家

事件折射出,社会对农民工的关注仍不够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三农问题专家于建嵘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这样一个学生关注农民工过七夕的事,其实反映出整个社会对农民工关注的多方面缺失。

于建嵘称,他此前在广东调研时就发现,好多农民工常年夫妻两地分居,即便有双方都在一个工地上工作的,由于住房等原因也无法过正常夫妻生活,“他们有的在公园里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有些趁工友外出那一小会儿‘草草完事’”。

于建嵘称,目前,社会对农民工关注的缺失,首先是制度上的。政府没有针对农民工的住宿问题做出硬性规定,这样一来,用工单位自然是能省就省,农民工要么住工棚,要么住工地,他们的工资又不足以支持他们租房改善生活条件,这样就使得农民工即使夫妻双方都在一起工作,也无法过正常的夫妻生活。假如政府能把给农民工提供廉租房作为硬性制度就好了。

其次是观念上的缺失。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早已把夫妻生活作为一种权利提了出来,但对农民工的这种权利,却关注得远远不够,而农民工这一群体处于弱势地位,无法为自己争取应有的权利。

再次是社会资源的缺失,农民工进城务工,社交圈子本就狭窄,而城里有闲房的人或能为他们提供帮助的人,却没有像这些学生一样主动为他们提供帮助,这也是学生替农民工“开房”成为新闻的原因之一。

记者手记

希望更多农民工、更多爱心市民和企业参与进来

中国有近两亿外出务工者,他们只在每年春节返乡,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动人口。

2002年春节,我第一次以记者的身份陪在郑州收破烂的周口农民工回家过年。此后的多个春节,我都在重复这项看似简单的工作,如今,我与报社已共同坚持了10年。我们力图透过农民工返乡的历程,描述他们徘徊在亲情与生计间的艰难,呈现城市与乡村的交织与变迁。

前段时间,我奔波于郑州各个立交桥下,采访在立交桥下栖息的农民工群体。他们中的多数人为了省一天5元的旅馆住宿费,连冬天也住在桥底下。有的人在桥下已经住了7年,白天出去干活,晚上回来睡觉。他们的行李一般很简单,一条棉被和一张捡来的破地毯,睡觉时铺开,离开时装在编织袋内挂在栏杆上。就连这样,也要时常躲避城管的驱赶。

今天,我们依然将目光投向这些身处城市的农民工,农民工为城市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然而,他们中的很多人,一年才能与家人见一次面,同时也造就了中国几千万的留守儿童。由此,又进一步造成了亲情的缺乏,常人很难理解。

“90后”大学生们在建筑工地上一个月挣1000多元,却要拿出来为农民工做事,让我深感佩服。希望更多有爱心的市民和企业能够参与进来,为农民工兄弟们做点事情,让这个城市的建设者们能够感受到温暖和力量,让他们在七夕这一天与家人团聚。 (来源:北青网 记者:朱长振 朱梓铭)

现场活动策划

找活动策划公司

店庆活动策划

相关阅读